神的恩召

人身圣殿(8月19日)

主啊!我们爱祢!我们敬拜祢!

你们要在我面前俯伏下来;敬拜,并不是祈求,虽然两者都表明人对我不同的需要。你们要俯伏敬拜;不但要意识到我的人性,更要意识到我的神圣威荣。

当你们心存谦卑与仰慕之情而下跪时,我要告诉你们:我之所以取了人性,是为着渴望将人性提升为神性。

世人已经把它最好的献给了我——一个人类身体的圣殿,用以包装我的神性;而我也把我神圣的权能、神圣的爱、神圣的力量带来,作为人的产业,要永远彰显在人的身上,就是那些接纳我,向我敞开他们的心,又寻求活出我生命来的人。

所以,你们要在谦卑的灵里跪着,把你们的眼睛转向天上,体会到这威荣、能力和美丽;这些,都是你们的。要记住:没有什么能限制我的恩赐——端看你们接纳与否。

啊!要因你们所蒙奇妙的呼召而喜乐;要在祷告中看见它们,在我的力量中兴起,充满了要得到它们的切望之心。

神在黄昏

厚施博兴(8月19日)

主啊!求祢赐下无限的供给!

我不会吝于给人。试看大自然的美丽、丰富、慷慨!当我分派你们一件工作,或去供应别人的一项需要时,我的供给总是没有限量的。

你们也必须学习这神圣的慷慨;不但是对你们所接触那些孤独、缺乏的人要这样,对我——你们的主——更是要这样。

你们要藉着现今那些自称爱我的人,所献给我的礼物,来衡量一下马利亚所献之礼物的丰富!小气的施与会使灵魂萎缩。

荒漠甘泉

[8-19]
似乎憂愁,卻是常常快樂的。(林后六:10)
憂愁是很美麗的,它的美麗是月光的美麗。它的歌聲好象夜鶯的鳴聲,它的目光帶著并不期望快樂的神情。它能夠與哀哭的人同哭,卻不能與快樂的人同樂。
快樂一是很美麗的,它的美麗是夏晨的美麗。它的目光含蓄著兒童時代的歡笑,它的頭發受著日光的閃射。它的歌聲象百靈鳥的歌聲一般翱翔云上,它的腳步是一個從來不知道失敗的得勝者的腳步。它能夠與一切快樂的人同樂,卻不能與哀哭的人同哭。
憂愁沉思著道:「我倆是決不能合作的了」。
快樂說:「是啊決不能了。我的道路是在充滿陽光的草場上的,玫瑰為我開著芳香的花朵,山鳥和畫眉為我唱著歡樂的情歌」。
憂愁徐徐轉過身去說道:「我的道路是在黑暗的森林中的。但是世上最甜蜜的詩歌~深夜的情歌~卻是屬于我的。再會,快樂,再會吧」。
在她說話的時候,他們覺得有有一個人體立在他們旁邊﹔雖然看不清楚是誰,卻知道是一位君王,他們跪倒在他面前,感覺非常懼怕。
憂愁輕聲說道:「我看他一定是快樂的王,因為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,手上和腳上帶著勝利的釘痕。我在他面前,一切的憂愁都化為不息的愛和歡樂了,我愿意把我自己奉獻給他」。
快樂低聲說道:「你錯了,憂愁,我看他是憂愁的王,他頭上戴著的冠冕是荊棘的冠冕,他手上和腳上帶著的釘痕是痛苦的傷痕。我也愿意把我自己永遠奉獻給他,因為有他同在的憂愁,一定比我所知道的快樂更加甘甜」。
他倆同聲歡呼說道:「這樣,我們在他里面仍是一體,只有他能將快樂和憂愁合成一體」。
他倆手牽著手同在世上跟隨他走~有時在風雨中,有時在陽光中,有時在冬日的凜冽中,有時在夏日的溫暖中~「似乎憂愁,卻是常常快樂的」。~選